教师招聘 ∠  您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教师招聘 >
成熟理智高考才能“不惑”
发布日期:2022-07-03 23:22   来源:未知   阅读:

  海南日报评论员 饶思锐 海南日报评论员 郑彤 海南日报评论员 董纯进 制图/许丽

  恢复高考至今已37年,然而已近“不惑之年”的高考,虽说已随着高校的扩招早已告别了“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窘境,但在学生、家长、学校、社会的聚焦中,却显得有些“弱不禁风”起来,不仅需要动用诸多社会资源护航,甚至考听力时还有家长自发拦车。高考,何时能“不惑”?

  董纯进:我们谈期待高考走向理性、成熟,其实很大程度是对家长提出的要求。央视日前发布消息,今年全国高考大学录取率超70%,部分高校将现生源不足。在上大学越来越容易的情况下,家长们的期望值却越来越高,陪读、陪考现象愈演愈烈,有些地方甚至出现“陪读经济”,这种社会现象有些畸形,不正常,尽管打着教育、打着爱的旗号。

  为了高考,有的家长甚至抛家舍业,可以说是孤注一掷,其实是不明智之举。高考固然重要,但人生的路有很多选择。完全将宝押在高考上,将自已的梦想寄托在孩子身上,给孩子带来不可承受之重,希望越大有时就会失望越大。

  郑彤:虽说恢复高考已有37年,录取比例也一路飚升,仍然不能纾解“全民性高考焦虑”的症状,还在“挤211”、“挤985”、“挤就业率高的学校与专业”的“挤挤一堂”中,愈发紧张起来。

  而处于其间的家长们又扮演着受害人与破坏者的双重角色:一方面积极教育子女要以平常心应对高考,想法设法平稳他们的情绪;一方面自己又焦虑不安,给孩子们报大量培训班、找海量模拟题、做花样高考餐……殊不知,家庭焦虑的负能量已在潜移默化中扭曲了不少孩子的心态,让他们觉得“我要高考,我有特权”。依笔者看,要让高考理性起来,首先需要从家长这个内因抓起。

  饶思锐:高考看似在考学生,其实也在考家长,考家长的心态、理念等。现在一些家庭对孩子健康、心性成长不闻不问,一切唯分数论。家务从不让孩子插手,不重视培育子女自立精神;运动、娱乐更是奢侈品。对孩子的成绩要求却苛刻野蛮,得了第二求第一,拿了班级第一还要争全校第一、地区第一。并为此不惜血本,拼尽毕生积蓄也不让孩子输在培优路上。

  其实大学扩招、学历教育与技术教育并举,学生享有很多人生出彩机会。在高考中,很多家长具有不理性的赌徒心态。家长不能仅善于发现“别人家孩子”的优点,还要善于发现自家孩子的闪光点,循循善诱。

  饶思锐:让高考理性,还需学校理性。早些年大学录取率低,而社会上自由用工较少,个人成才、出彩的机会较少,所以才有“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一说。至今一些学校也动辄以分数排名,巨额奖励“拔尖生”,招生宣传也是以往届高考成绩来说明一切等等。

  现今境况不大相同,学校和老师不应再拿此来制造“紧张”氛围,这并不利于学生的自我认识和健康成长。一些学生内心渴望成为一名技术型蓝领,但是在学校和家庭教育中,“蓝领”往往被定义为低人一等,“差生才会去读高职”被反复渲染,而使孩子迫于周围的舆论压力放弃自己的职业追求,从而选择一个自己并不喜欢、并不认可的专业、职业,在漫漫人生中难有成就感与幸福感。

  董纯进:中学阶段是人生成长的重要节点,学校的教育、引导对孩子人生的成长至关重要。目前来说,在高考升学指挥棒的压力下,所有学校都在盯着一个指标:升学率。在这样的教育体系中,学校灌输的是一切为了孩了,一切为了高考。

  笔者至今记得当年高中老师说的一句话,对农村孩子来说,高考就是穿皮鞋和穿草鞋的分水岭。这是20年前的话,有着鲜明的时代印记。如今,高考录取率大大提高,学生有了更多的人生选择,社会也多了宽容和理解。今天,推行素质教育的呼声越来越高,学校理应转变教育理念,大力开展因材施教,引导学生、家长接受多元选择。要想求变,只有学校走在前面,社会才会逐步跟进。要逐步形成一种社会共识:高考只是一个选择人才的途径,但并非惟一途径。

  郑彤:教育是最不能功利化的事业,但在不少地方,随着“教育产业化”的跑偏,高考成绩已然和不少中学及教师的名利挂起钩来。考得好,不仅能让学校和教师得社会群体的尊重、受到有关部门的青睐,还能够赢得家长和学生的追捧,成为其象牙塔里的“摇钱树”、青云路上的“升官梯”。而且热衷于这种喧嚣的不仅仅有中学,一些高校也早已把教育当作了“生意经”,把学生铺成了“关系网”,并把高考玩成了“互惠器”。

  于是,在这种功利化的教育氛围中,一年一度的高考自然会走样、变形、焦虑起来。而这些来自学校的跳出法治笼子、德治笼子的“外因”,无疑又加剧了公众对于高考的焦虑。

  董纯进:对广大学子来说,高考是迈向大学的通道,关系其人生的走向,确实重要。社会适度地关注高考,各种公共资源适度倾斜、让利高考也无可厚非。但任何事情都要把握好度,过度了就会让社会“失态”。如今每年高考这几天,全社会的一切都要为高考让路,高考似乎变成了社会、国家的头等大事。

  高考“高烧”不退,笔者认为原因是多方面的。而一些商家炒作、制造出的“高考热”,更是起着推波助澜的作用,甚至绑架了家庭、社会。而一些媒体对高考的过度关注、解读,更是让高考信息无处不在,让人无处可逃。社会的理智需要媒体来引导,目前来看,在这方面有些媒体的责任是缺失的。

  饶思锐:理性看待高考,不仅学校和家庭需要改变,还需要社会共同筑力。一些企业在招聘时动辄打出“要求985、211高校毕业”,大搞就业歧视,对人才的专业技能则不管不顾。打破企业招聘时“不看能力看学历”的怪圈,一方面既要改变企业的用人观,另一方面则要加强对毕业生专业技能水平的鉴定,给名校降温。只有如此,才能打破非名校不读的怪现象。

  比企业招聘择校更可怕的是社会上新的“出身论”,以前是开口问家乡、寒暄论门第,而今则是见面问“母校”,形成新的攀比门第之风。其实,不读北大清华并不丢脸,只有悠悠众口松松口,才能还原“学以致用”的理念,而非学以用作敲门砖!

  郑彤:教育、高考都是社会化的,而非学校与家长、考生的“真空”。但是这些年来,高考小群体的焦虑,已然传播扩散成了全民性的焦虑,并通过传统媒体与自媒体的“扩音”,营造出了一种人为的“高考真空”———集体为高考让路、全民为高考护航,哪怕这种“真空”在保护考生的同时,已悍然侵犯了他人的合法权益;哪怕这种“真空”,对于考生而言,并不见得利其成长。

  关于高考,有颇多改革的呼声,但是就具体性的问题看,无论其向何处去,如何解决“高考真空”都是一道绕不过的坎。毕竟,缺乏理性氛围的高考,即便“而立”,也难以“不惑”。而要解其“惑”,全民性的平常心便不能缺位。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