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姐招聘 ∠  您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空姐招聘 >
乍得总统前线视察重伤身亡! 以行动实践了“领导先上”的诺言
发布日期:2021-11-12 14:25   来源:未知   阅读:

  据法新社援引乍得军方消息报道,当地时间4月20日,乍得总统伊德里斯•代比在该国北部政府军和武装作战前线负伤,于当天不治去世。

  总统前线阵亡,这让人有些意外。但是对于乍得来说,也不是特别离谱儿的事。作为政局动荡的非洲国家,乍得的常态就是兵荒马乱,在代比刚刚掌权时,武装曾经攻进首都,前锋部队一度打到大门前,最后还是驻乍得的法军挺身而出解了围。

  代比是50后,再差两个月就69岁了。对于政治家来说,这个年龄正是撸起袖子甩开膀子大干的好时候,可是国运不佳,武装也愈战愈勇,结果,总统亲赴前线视察督战变成了意外身亡。

  能否获个烈士称号?要看政局演变。据报道,四星将军、代比四子之一的伊特诺·代比已经以军管会名义接管权力。是否立即举行大选,乍得军方没有宣示。不过,军事过渡委员会在总统网站发表声明说,将“确保国家独立、领土完整和团结,将遵守国际条约和协定,同时确保过渡期维持在18个月以内”。

  如果伊特诺能稳住大局,烈士称号没问题,还会有隆重的国葬,哀乐低沉,挽联随风,群众挥泪继承遗志、官方大力宣扬总统的丰功伟绩是少不了的。但是,如果稳不住阵脚,现政府让武装推翻了,那追悼会就会变成控诉会,新账旧账一起算,被批为独夫民贼也是完全可能的事。

  以前有个混混儿,因诈骗被抓后,法官问他,你长这么大,除了偷摸拐就是骗,你爹妈是怎么教育你的?他说,这不怨我。爹妈死得早,当年偷高压电线时给电死了,也算是牺牲在工作岗位上吧。

  所以,不管干什么,给个什么称号待遇,完全要看谁能掌控局面,谁控制着话语权。控制住,白是白,黑也是白。可是若控制不住,白的也可能被说成黑的。

  代比一生追求权力。前线受伤不治身亡,这个结局有点离奇,但是,他会死在权力上却不是什么悬念。因为在非洲这块大地上,像他这样因为权力而陷入循环赛中,最后自己也成为牺牲品的例子数不胜数。

  这次武装“乍得变革与协和阵线”发动进攻与权力争夺有直接关系。乍得总统选举刚结束,国家独立选举委员会19日晚公布的初步计票结果显示,代比以79.32%的得票率获得连任,毫无悬念地一轮投票当选,第六次连任总统。这次总统选举引发了武装再次向首都发起进攻。

  在中国驻乍得大使馆网站上可见一条安全提醒,鉴于武装与政府军交火,首都恩贾梅纳及相关地区安全风险上升,使馆提醒所有在乍中国公民和机构尽可能减少出行,切勿前往北部地区,做好生活物资储备,确保人身安全。

  武装从总统大选投票日4月11日起发动多个攻势。局势在上周末发生重要变化。原本乍得军方宣布在北方多个边境地区击退了反叛武装力量的进攻。不过,乍得官方的报告遭到反叛武装力量的否认,并且说政府军遭到重创。从目前看,政府消息中显然有吹嘘的成分,如果政府军真的优势明显,代比也就不会死在前线。

  代比上前线,与他的个人背景有很大关系。代比是军人出身,早年在法国军事学院学习,获得过飞行员资格证书。后被前总统哈布雷任命为陆军司令。但是,当哈布雷为巩固权力四处政治异己,并且将代比所在的扎格哈瓦部落作为重点打击对象后,代比与哈布雷反目成仇。代比后逃出乍得,于1990年3月创建“爱国拯救运动”并任党主席。在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的支持下,代比1990年12月通过未遭抵抗的政变推翻了哈布雷政权,随后出任乍得国务委员会主席、国家元首。1991年3月,出任乍得总统,

  哈布雷专权阴毒,被推翻多年后,2005年9月,比利时司法部以涉嫌犯有严重反人权罪、和滥用私刑罪向其发出国际逮捕令。2016年5月30日,哈布雷被设在塞内加尔首都达喀尔的非洲特别法庭以、战争罪等罪名判处终身监禁。

  前车之鉴,代比似乎没有汲取教训。从1991年正式戴上总统头衔后,他就每5年来一次,就像钱从左手倒右手,总统职务成了他自己一人的全活儿,大权从没旁落。现在在前线受伤去世,和高压线的故事也有几分相似,也是牺牲在工作岗位上。

  刚上任时,代比面对仍然不消停的反叛和政变。为了安抚反对力量,乍得1992年开放,选出了,做出了向民主政治迈进的姿态。然而水土不服,动荡依然。1996年和2001年,代比在总统选举中两次获胜。

  到了2006年怎么办?有办法,取消任期限制后,代比又赢得了2006年总统选举的胜利。接着,2011年胜,2016年胜,2021年4月总统选举中再胜。

  不过,刚选完就轮到武装胜了,他们在激战中竟然击伤了代比。20日,在总统职位上一干再干不舍得任何歇息的总统先生、乍得元帅代比,与世长辞。

  在乍得,强力人物、各路军阀夺权斗争从来没消停过。1979年2月,27岁的代比从法国学习军事后回到乍得,发现自己的国家早已变成弹雨纷飞的战场。1982年,韦戴被哈布雷推翻,逃到喀麦隆。1990年,哈布雷被代比推翻,先逃到喀麦隆,后流亡塞内加尔。这种走马灯似的血腥斗争,代比会不清楚?但是,官帽上有火,他停不下来。

  从1991年到2021年,整整30年,想想都悬。要明白,你不是德国的“德”,你是乍得的“得”。这么长时间,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算计这个肥差职位呢,非要呆着不走,你不出事儿谁出事儿?

  所以,很多时候为人民服务一辈子只是个美好的愿望,尤其在某些地方。人民倒是能忍,就怕“刁民”不答应,他们是要夺权的。

  在非洲特别法庭上,当法官宣布判决结果时,被告席上的哈布雷面无表情,那些在场的被迫害者则爆发出欢呼声。要说人民的呼声,这恐怕才是正根儿。

  专权过的政治人物下台后,日子往往过得也不错。哈布雷流亡塞内加尔后,一直居住在达喀尔的一个富人区,被当地居民认为是个低调、乐善好施的穆斯林。2013年6月30日,当塞内加尔宪兵将在寓所内的哈布雷逮捕时,他肯定觉得自己又倒霉了。彼时,代比正在第四个总统任期中。哈布雷与代比相比,一个囚犯,一个总统,天壤之别。可是现在呢?代比阵亡,哈布雷在监狱里吃份饭,至少还活着。所以,谁比谁幸福还真不好说。

  一个穷国总统意外去世,是不是无关紧要?至少对乍得来说并非如此。国际社会对此已经开始担忧,原因在于,在代比执政期间,乍得一直是联合国在非洲反恐斗争中所依靠的重要力量,以打击在马里、尼日尔等国家的伊斯兰极端分子。

  BBC的一篇新闻分析认为,很多力量将很快争相填补代比去世后留下的政治真空,而西方对此不可能不予以关注。

  代比恋权,专权,但却不胆小。战事吃紧而主帅亲临前线,本身就说明一种勇气。作为总统和曾经的军人,死在在战场上比死在监狱里强。另外也以实际行动推广了“让领导先上”,告诉大家,领导并不都是胆小鬼,不是只会在被拿下后站在被告席上痛苦流涕,向党和人民唠唠叨叨地忏悔,而是勇于担当,不仅敢上去,而且上去了还就不下来了。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