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业单位 ∠  您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事业单位 >
悍匪张君骨子里自带“魔性”培养情妇杀害无辜群众20余人
发布日期:2022-05-11 23:24   来源:未知   阅读:

  【本文节选自网文,作者:名侦探黑-铁蛋儿,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图片源自网络】

  1995年12月,下着浓雾的山城啊。还飘着小雨,天儿还真是挺冷,当时的张君刚认识43岁的情妇秦直碧不久。张君认识她之后就开始在重庆街头勘察路线,为抢大钱做准备,他看中了重庆市友谊华侨商场沙坪坝分店儿的黄金柜台,用了三个月时间踩点,设计逃跑路线。

  第一次抢商场金店,张君一个人不敢下手,文章之前也说了,秦直碧头脑简单,胆大妄为。张君就琢磨着让她当同伙,所以事前,张君特意买了一辆崭新的红色125型摩托车送给秦直碧,并且在当天夜里以考验爱情为理由问她:“如果有人杀我,你怎么办呢”?“我也想杀他呀,为你报仇。为了你,我上刀山下火海都敢去”。“真的啊”?“难道你还不相信我呀”?“我当然相信,可咱们这么过日子也不是个办法,得捞点儿大钱才行啊”。张君试探性地对秦直碧说,秦直碧也是直言不讳地跟张君说:“谁不想捞大钱呢?不知道怎么才能捞大钱呢”?,“放心吧我有办法儿”。

  第二天,张君就带秦直碧去了友谊华侨商场沙坪坝分店,说是陪她逛商场,其实是让她熟悉环境。回到秦直碧家里边,张君故意提到了黄金专柜里的商品,秦直碧直咽口水,又忍不住唉声叹气。“怎么着?你想要啊”?“就是太贵了点儿”。“嗯,你要是想要我就把他们全给你”。看秦直碧不相信的表情张君继续说,“你以为我在开玩笑呢?“我不信,你全弄得来”?“我有办法呀”,“什么办法儿你讲?你是不是电影看多了,脑袋发烧吃错药啦”?“我就想问你敢不敢去”?“老娘没有不敢去的地方”。“这样最好”。

  接着,张君把抢劫计划和安全措施以及逃亡路线说给秦直碧听,这番话吓得秦直碧张大了嘴,大气儿都不敢出,“这可做不得,抓住要掉脑袋的”。张君就把自己早就是杀人犯的事儿告诉了她,并且威胁她道:“你要是不帮我,我只好杀了你,谁让你知道那么多底细呢?你跟我干一票,发了财就洗手不干,我这辈子就陪你过太平日子还不好么”。秦直碧脑子简单,就答应跟张君抢商场,并不是她不怕死,而是因为怕失去张君这个男人。张君多次带秦直碧去熟悉逃跑路线,并且驾驶摩托车在路上演练,俩人各自给对方壮胆儿,终于决定伸出魔掌。

  1995年12月22号上午,这两个人偷了一辆黑色摩托车,下午这两个人背起了作案工具。秦直碧女扮男装,把头发挽起来,戴着橄榄帽儿上边儿,穿男士夹克衫儿下边儿穿深蓝色牛仔裤,脚蹬运动鞋,俩人开着摩托车就来到了金店门口。

  晚上的六点半,正是下班儿回家的高峰期,重庆友谊华侨商店沙坪坝分店那边,购物人群熙熙攘攘,一派繁忙的景象。张君和秦直碧混入人群,大踏步地走向黄金专柜。张君掏出枪来,对着一个营业员的头部低声说:“不许动”!没等她反应过来,秦直碧就冲进柜台,往马桶里拼命的装金首饰。

  “啊,他抢劫了”!43岁的女营业员李剑青情急之下大声呼喊,话音刚落,张君抬手就是一枪,这一枪直接击中了她的胸部。听到枪响,商场里有的人趴在地上,有的往外冲,不明真相的店外人还有的拼命往里边儿挤,不知道有什么好玩儿的热闹事儿。张君看见秦直碧装了很多金首饰,觉得够了,“快撤”!贪心的秦直碧还想多抓一些首饰,被张君一把抓住她的衣领吼道:“快走”!两人奔向店门,张君鸣枪开路,子弹打在地上反弹击中了一个路人,看热闹的人一下子明白了,哎哟,这可是撞下恶魔了,赶紧跑吧,都让开了一条路。秦直碧背着包在前,张君挥舞手枪断后,跑出商场,跑下台阶儿跑进车库上车开车逃跑,张君为了扫清道路,对附近的人群开了一枪,一名清洁工人来不及躲避,当场身亡。

  这两个人就这样开着摩托车消失在重庆的茫茫人海之中。张君抢劫得手,躲在秦直碧的家里边,几天不敢出门儿,只让恢复女装的秦直碧出去听听风声,并且收回有消息见报的报纸,张君根据各种情报从而分析警方动向。

  张君用一口箱子带走金首饰,再返回重庆时分给了秦直碧85万现金,秦直碧一下子暴富了,她用钱很洒脱,但也没人怀疑过她手中的钱是怎么来的。张君有了钱之后,决定要大干一场,于是前去找以前的死党陈世清和严若明。

  张君表示要买些枪,严若明认识一个益阳人叫高丽君,这个人在卖猎枪,对走私枪械的路子很熟悉,就出马联系,用6000块钱的价格买了几把猎枪,可张君更喜欢手枪,严若明只好再让高丽君找路子问他能不能想办法搞几挺高射机枪和迫击炮之类的火力凶猛的武器,这句话把高丽军吓得目瞪口呆,最后,张君还是从云南几个小流氓的手上买了两把手枪,三个人经常开车到湘西深山老林里边儿练枪法,彼此嘲笑对方的枪法臭,回去的路上,陈世清开车,三个人就在车上商量着下一个抢劫目标。

  张君主张的方向还是在重庆,因为重庆有躲藏的地方。张君二上重庆,又住进了秦直碧家,这一次,他把抢劫的目标定在了渝中区闹市中的上海第一百货重庆分店的黄金柜台。他把抢劫方案策划好,就约严若明到重庆会和,严若明一来就跃跃欲试,张君倒不着急,带着他熟悉重庆,主要是熟悉逃跑路线。在长江边上,张君问严若明:“如果抢劫失败,你被警方抓住怎么办”?严若明说:“别等他们抓我,我就自杀了,甭担心”。

  1996年12月25号下午六点多,又是下班人流的高峰期,张君和严若明就闯进了上海第一百货商场重庆分店的黄金柜台,张君拔枪对准了营业员,轻声地说,“不许动,打开柜子,把东西装进来”。这时候,严若明已经抖开布袋儿,拉开袋口,命令营业员把黄金首饰装入袋子里面。因为事发突然,营业员只能就范,价值60万元的黄金首饰落入袋中,商场竟然没人察觉发生了劫案。

  就在这个时候,商场的一个驾驶员走了进来,他一看这情况,大吃一惊。张君大喝一声,让他躲到柜台后边儿去,可这个驾驶员转身就跑。张君追了他不一会儿,一枪就把这个人打伤了。枪声一响,商场里面顿时警觉,顾客们纷纷朝黄金柜台探望,两个劫匪拖着一袋黄金首饰,按事先策划的路线朝商场里面冲,边跑边打,墙下的、商场里的人,纷纷逃命躲避。两个人从商场的另一个侧门儿逃了出来,逃上大街,转入了一个巷子,跳上早已经准备好的摩托,迅速逃遁。整个案发过程仅仅五分钟左右,案发现场的人居然没有一个人完全看清劫匪的长相,张君和严若明在秦直碧家里躲了十来天,然后分头逃离重庆,张君回了涪陵,严若明回了常德。

  1997年的时候,张君又一次出马,他到长沙踩点儿,把目标儿锁定在了长沙某商场的黄金柜台,并且设计好了逃跑路线号,张君、李泽军、赵正弘以及张君的另一个外甥王宇来到长沙。王宇是主动请战要来跟着发大财的。首先这五个人开始寻找抢车目标,便于抢银行的时候使用,在长沙湘江宾馆的停车场,他们看中了一辆桑塔纳轿车,于是动手偷车。正好在这个时候,这辆车的司机从宾馆出来,看见这情况,冲上前就开始破口大骂,并且大声地招呼保安。张君等人一看情况不妙,拔枪就打死了司机抢得了车钥匙,由陈世清驾车逃跑。

  此时,长沙警方接到报案,迅速展开围堵。张君见事已至此,但他不甘心放弃这场抢劫计划,于是指挥着匪徒朝湖北方向逃窜。在半路上,王宇吓得浑身发抖。长沙警方在这个时候儿已经下令,沿途设置各个路卡注意这辆车的动向,并且通报被抢车辆的车牌号。

  1997年12月20号,隐伏了一天的张君等人驾车来到湖北省公安县南平镇收费站。张君自称是公安部特派员,要求放行,并且坚决不交过关费,双方发生口角。这个时候,治安协管员发现了这辆车的破绽,这辆车跟长沙被劫的车辆特征相似。可惜他还来不及报案,赵正宏就用一只猎枪击杀了治安协管员,张君、李泽军分别用手枪和猎枪杀了另一位交通协管员,由李泽军拉起起落杆,这几个劫匪冲冠而去,逃出去了100来里地他们就把这辆抢来的车给烧了,搭乘前来迎接的陈世清的车逃回常德。因为王宇表现得太差,张君差点儿杀了这个外甥。

  抢劫长沙的计划流产,让张君十分恼火,他开始着手为下一件血案做准备工作,这一次,张君将目标定在武汉,他多次率领李泽军和陈世清到武汉踩点,将目标锁定为武汉广场黄金屋。他本来是想像重庆那样,如法炮制发展几个情妇作为犯罪的窝点,可是勾引了几个女人,都是贪财胆小之辈,让他很失望。

  一天,张君在武汉广场附近侦察逃跑路线的时候,看见有家铺面要转让,马上决定在这儿开家什么店以做掩护,于是他通知了秦直碧赶快到武汉。秦直碧来到武汉的时候已经是十月了。张君也不暴露抢劫计划,只是说:“秦姐活得辛苦,我想帮你谋条财路,重庆火锅儿在武汉很受欢迎,我呀,愿意帮你开家火锅店”。

  秦直碧眉头一皱:“开火锅店要本钱,我哪有这么多钱呢”?“钱你不用操心,我给你3万,这是你效忠这么多年的奖励,赚了钱也归你所有,赔了本儿我也不要这笔本钱了”。秦直碧认为张君够意思,当场就开始张罗开火锅店的事儿。

  火锅店很快就开张了,秦直碧想装修一下门面,张军不允许,并且告诉他自己的意图,这家铺面越简陋越好,等抢完黄金首饰,就关门儿,最好是生意清淡,来客少,更便于商量抢劫的事儿。秦直碧一直在叹气,哪有这样做生意的呀?转眼就到了年底,张君把杨明燕从重庆接到武汉,首次让两个情妇面对面,秦直碧一见杨明燕比她年轻比她漂亮,当时就吃醋了,忍不住摔碟子踢板凳,闹了小情绪,张君当着杨明燕的面儿在秦直碧面前大献殷勤,终于是让她平息下来了。于是,张君、杨明燕、秦直碧,这三个人就躺在火锅店里的同一张床上,竟然相安无事。

  这一转眼过了元旦,就是1999年了,1月4号晚上七点,张君、李泽军、赵正宏从火锅店钻出来,陈世清已经驾驶一辆偷来的红色富康车等在门外的三个人上车,陈世清把车兜了一圈儿,从另一个方向开进武汉广场,把车停在地下停车库标牌儿下边后四个人立刻开始往头上套黑罩。这时候,一个保安走了过来,张君拉起衣领遮住了脸,打开车门儿迎上去说:“我是省公安厅内执行任务的,你把对讲机关了,跟我走”。这个保安一看情况不对,于是慌忙地说:“你们要是来执行公布,就通知我们主管部门”。张君这时候拔出手枪,嘭的一枪对着一个保安的脑袋就打了过去。

  子弹打飞了保安的帽子,保安一脚滑倒在地上。张君也不理会这个保安了,跳下车朝五号门里冲,张君冲在最前边儿,冲着天花板连开了几枪,商场里边儿熙熙攘攘的人群还以为是气球爆炸,等看明白的时候,疯了似的拔腿就跑。靠门近的地跑街上去,离楼梯近的跑二楼去,营业员们无处可逃,就趴在柜台里,一会儿熙熙攘攘的人群就都见不着了,整个一楼死一般的寂静。

  张君和陈世清持枪警戒,李泽军则负责把布袋儿的口儿打开,赵正宏连砸12个玻璃柜,将金银首饰、钻石等等都装进袋儿里边儿,这时候离六号门方向的30米开外,闪光灯一闪。不好,有人照相。陈世清对准六号门的身影就是两枪,同时,他看见六号门的门被两个保安拉下来关上了,另外几扇门也正在拉闸关上。

  “快撤”!此时作案从开始才仅仅三分钟,张君冲在前面勉强开路,李泽军和赵正宏提着黑布袋儿,陈世清抱着一箱子的金银首饰跟在后边,这时候,只有五号门儿没有关闭,他们就选择在这里往外冲。

  五号门前,一名商场保安正一辆接一辆地朝门里扔自行车,已经扔了六辆了,劫匪已经冲出来了,张君跳过地上这堆自行车,朝那名保安开枪。保安赶紧躲到了一辆摩托车后面去了。四个蒙面劫匪冲向停靠的出租车,这名保安机警地记住了车牌号。张君朝将要逃跑的解放大道方向连放三枪,想让路上的车辆为他让道。李泽军、赵正宏打开车后盖,把装满金银首饰的口袋和纸箱子往里边儿塞,这时候,两名巡警赶到了,在不远处鸣枪示警。惊慌之下,陈世清没把车发动起来,张君立刻朝前冲去,率先开枪袭警,李泽军、赵正宏也掏枪射击,情急之下,两名巡警躲到了一辆运送钢筋的大货车后边,依靠货车来还击,警匪双方就展开了激烈的枪战,火车上一名湖北孝感的民工被枪打倒了。

  李泽军绕过出租车,从侧面包抄到了巡警侧,后面一枪打中了巡警方亮的头部,这时候,陈世清发动了出租车。这几个劫匪快速钻进车门,汽车沿滑坡路朝市中心的京汉大道逃窜,一路上横冲直撞,张君拔枪乱射,路人纷纷躲避。在一家酒楼前边,李泽军一枪击中了路旁边儿的电线杆子,子弹反弹击中了一个市民。出租车以惊人的速度又冲出了50米远,一下撞在一个路边儿做餐饮用的大铁炉上,一口铁锅迎面儿就飞了过来。赵正宏李泽军重重的撞在了车顶上,赵正宏疼的连枪都拿不住了,结果路上还掉了一支手枪。

  陈世清调转车头,继续猛冲,出租车消失在了滑坡路的尽头,武汉广场和武汉商场都在一个地方,晚上七点以后是商场顾客最多,此路段交通也最容易拥堵的时候。如果开车从这儿往北就可以出武汉市区。城郊结合部设有治安检查站,狡猾的张君不是立即向郊外逃窜,而是向闹事的大马路奔跑,把车扔在了江边。各自扛着一部分金银珠宝,分散逃逸。在这次武广劫案中,四名劫匪打死一人,打伤六人,抢走价值300余万元的黄金饰品。

  就在张君他们出火锅店之后,杨明燕一直在店门口儿,求老天爷保佑劫匪抢到黄金首饰,又能确保平安。她心里边儿还盘算着,用这笔钱买什么好衣服穿才更合适呢?

  这个地方离武汉广场不远,那边儿一出事儿,消息就从市民们口中传过来了。听说劫匪和警察发生枪战,杨明燕吓得脸色发白。秦直碧慌忙跑到里边儿,赶紧收拾东西,这就打算逃命,过了一阵儿,消息又传过来了,说警方已经全市戒严,围捕持枪蒙面抢劫的劫匪。杨明燕心知,张君又一次得手了,紧张的神经又松弛下来,她喘了口气,直接到里边儿就骂了一顿秦直碧,没过多久,张君这个魔头人模人样,提着一个大包儿就回来了,里边儿装满黄金首饰和钻石首饰,两个女人把他迎进店里,火锅店关门儿打烊。关门的时候,杨明燕还和邻居瞎扯抢劫案假装吓得吐舌头。

  稍晚一些,赵正宏、李泽军、陈世清分别从别的地方以此赶来,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躲进了火锅店。几个劫匪在店里躲了两天,用秤分均,各取自己应得的一份,等风声稍过又各自离去。其间,杨明燕多次装着采购的样子进出武广商场打探风声,看警方是不是掌握了什么致命的线索。

  十来天后秦直碧宣称生意不好做,把火锅店转让出去。歹徒便全部离开了武汉,开始走向死亡之路。张君系列持枪抢劫案当年震惊全国,为此,常德公检法机关做了大量细致的调查取证和准备工作,有关这个案子的各种案卷就高达两米,仅仅犯罪嫌疑人的口供就有48卷。

  2001年4月14号,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湖南省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在重庆、常德同时公开审理张君系列持枪抢劫案。在法庭调查中,除了全弘艳辩称说她杀人是在张君逼迫下不得已而为之,其他的被告人都对自己所犯的罪行供认不讳。一天的庭审结束之后,张君在被押往间房的时候说:“我太累了,凡是有关对我的指控我都承认,我要求减少审判程序”。

  他的这个要求被法庭拒绝了。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张君在第二天的法庭上就摆出了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法官问到相关案情的时候,嗯,是没错儿。哎,对,偶尔来了兴致,也是对其同伙供认的事实进行纠正,但是这种纠正都是认为同伙儿对自己的罪行交代得不够彻底。

  法庭在调查发生在重庆的一起抢劫杀人案过程中,当检方通过电视屏幕宣读一个案犯的交代材料后,张君突然向法庭提出申请,要求对该案犯的交代进行补充和纠正。张君说:“他还有些问题没交代清楚,上海一百重庆店案发之前呢,我还专门带他模拟训练,上山连枪法学,摩托车驾驶,我们还提前勘察了地形,这些他都漏掉了”。

  很明显,张君要让所有人为他陪葬,他既不为自己,也不为别人推卸罪责,甚至还有一炫耀自己的没人性。

  4月16号下午四点左右,常德审判点进入辩论阶段,七名被告人向法庭作最后辩解。自知罪责难逃的被告们,有的人抱着必死无疑的心态,说出了悔恨交加的心情,有的人还想做些辩解,但每一个被告都不约而同地指责张君,骂他把自己拖下水,审判长问被告还有没有要向法庭提供的证据,话音没落,一直低着头的陈世清立刻将求助的眼光投向他的辩护律师龙战和,他的律师立马说道:“量刑的时候,请法庭充分考虑被告人陈世清的投案,自首情节”。陈世清自己也赶紧说:“胡梦廉夫妇的尸体埋在哪儿,也是我交代的”。

  一听这话,李泽君也忍不住插话儿了,“哎,这张君左脚板有颗黑痣,是我告诉警方的”。被告赵正宏也换了一副嘴脸,“我也是受张君胁迫的”。王宇忏悔说,“张君是我表叔,是他拉我入伙的。我上了贼船,走上难以自拔的道路,对自己的行为悔恨不已,我不懂法律,希望法院能从轻处理”。最后,陈世清从外套口袋儿里边儿抛出了几页纸,手一直在那儿颤抖不已,顿了一会儿,低头念道:“我向受害者致哀。我是在张君的授意下……”。突然停了,过了一会儿说:“算了。我没有什么可辩解的”,当下把准备好的辩解词,撕了扔到地上。

  4月21号,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湖南省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作出一审判决,张君、李泽军、陈世清、赵正宏、严若明、许军、李金生、秦直碧、全弘燕、严敏、莫金英、那博、朱家五、王宇分别被依法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陈世清、杨明燕分别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一审判决之后,李泽军、严若明、秦直碧等不服分别提出上诉,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分别审理认为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于是分别作出终审裁定驳回李泽军秦置李泽军等人的死刑判决。

  2001年5月20号,经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核准,张君、李泽军等特大系列抢劫、杀人案中的14名罪犯分别在重庆市、常德市被执行死刑。



Power by DedeCms